8.19.2017

豈可不吐

雙學三子終因「重奪『公民廣場』」事件判處入獄。
原本可自由進出的公眾地方,因面子及行政理由被圍封,(發生經過可上網找),卻導致三個年輕人違反「法規」,加上法庭須守護「法治」而被判入獄,是何等令人心痛!
當「規例」容許某些人偷取其他人的「財產」, 「依法守法」言論是否公義,還是顯得膚淺?
香港自認文明社會,可程度去到何處?

6.27.2017

回歸

香港回歸廾載,經歷風雨,大部份人如常生活;近日政治環境,社會狀况顯注變壞,出現「劣幣驅逐良幣」情況,為求達到政治目的,違反常識、邏輯、非理性言論,愈來愈普遍,以高鐵為例,為「一地兩檢」護航,地底及天空非香港管轄都講得出,當然法律這傢伙我唔認識,用量子力學來解釋其合理性就更看不明白,但法律偏離常識會否變為苛政?
經過二十年,可惜領導人及當權者都未能贏取市民信任,年青一代尤甚,以致出現內地官員及「保皇派」經常批評「人心未回歸」。無錯,信任是贏回來的,而不是空口講甚麼愛國情懷,甚麽國民教育,就能獲得,必須實際行動。要求港人愛國,以中國人自居,卻要求「井水不犯河水」,只著重本地事情,而不能關注內地問題,諸如:貪腐、法治、民主等,矛盾至極,也極其危險。不單港人須要,領導人及內地人也必須認識及學習一國兩制及基本法。
回歸至今,人大「釋法」五次,只有一次按基本法規定而行,如有其他途徑,為甚麼當年不白紙黑字寫入基本法內?應該有其原因及心意罷。再講多次, 不單港人須要,領導人及內地人也必須認識及學習一國兩制及基本法。
曾經有內地官員說「香港是本難讀懂的書」,似乎經過二十年還是没法讀懂,其實港人心態很簡單,甚至有㸃幼稚,用廣東話(廣府話)說:(1)你咪當我儍,(2)你識做、我識做,(3)你玩我、我實「跣」你,2003年7.1大遊行(民怨)、賬災、國教佔中等事件,皆可作如事觀。

1.01.2017

書於元旦日—2016年盤點

2016年已盡,除老父離世,個人方面乏善可陳,工作、打機、睡覺,循環不息,已經很難静心看完一本書,一家三口去了一次高雄,與老伴去了次曼谷,算是偷閒幾天,到這般年紀(小妮子已第一次立會投票(立法會新東補選) ),或者平淡是福。
香港可不一樣,政治都出現重大轉變,年初一警民衝突,不公平、不公義的立法會篩選選舉(引入甚麽確認書),立法會宣誓風波,人大再一次『釋 』(修) 法,民選議員被取消議籍,現任特首(被)不再爭取連任,政治方面似乎全都指向負面且影響深遠。
祝願2017年明天會更好

11.17.2016

第四次修法

究竟那班『高人』知否每次『修』法,都將港人推離國家遠一㸃。從來都不認為人大有自動釋法權力,否則基本法一早白紙黑字訂明,而且以起草基本法當時環境及政治氣氛怎會容許此等條文。這次『釋』法變相可通過挑戰議員身份或主要官員的合法地位,挑戰回歸(97年)後訂立的任何法例及撥款。至於要褫奪那二位議員身份,根本就有規則可循。
政府必須改善施政,必要時更換領導人以息民怨,才能贏取民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