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.25.2006

第三百二十九日 無題

電影《達文西密碼》上畫,才想起沒看過原著,曾向友人借過內地版,但不知為什麼放著沒看,又回到友人手裡,或者因為是簡體字的原故,雖不至於抗拒簡體字書,卻總有點怪怪的感覺,有時覺得簡體字就像密碼或縮寫一樣,在腦內須重新翻譯一次,並不是習慣那麼簡單,就是沒繁體字那樣形象化;譯音又是個問題,正如老伴看最新一集哈利波特—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(簡體)(我未看),那些人名全不同了,最後還是到商務打書釘才略知誰是誰。
沒打算買這本書,原因:第一是窮,沒閒錢,第二都是窮,沒錢買大屋,放書是個大問題,尤其小妮子出生後,那天到圖書館想借來看,卻找不著,相信預約的人不少,最後尋獲該作者(丹.布朗)的處女作《數位密碼》,故事由自稱編寫了不能破解的電腦密碼的程式員死亡開始,當中涉及私隱權與國家安全的爭議,網絡私隱權有否足夠保障?網絡是否安全?
在現實生活不也發生相類似的事件,從第三大黨的電郵事件,考試局「出貓」報告說得知登入試題網站資料,甚至最近被炒得火熱的「巴士怒罵」,有否考慮到私隱方面,正如書中所說「誰來監督守門人!」,可惜現在每個人都想作「守門人」。

5.24.2006

第三百二十八日 回憶記事

第一次知道奧比斯這機構的名字,距今差不多十五、六年;當時任職的機構為了社會公益(或其他原因),年中會為一、兩間慈善團體售賣獎券,分配下來的獎券,自然以能接觸客戶、人群的員工數量較多,因公益關係當然沒設「退貨服務」,為免要自己承擔捐款,無論貧富都一律不放過。有次向一客人銷售獎券,那女仕也同時向我推銷籌款獎券,受款機構就是奧比斯,那次各取所需後,印象中有二、三年都仿如聖誕節交換禮品,我預留數張獎券給她,也幫她買奧比斯慈善獎券,那些獎券究竟是她自己買下來的,還是熱心幫忙銷售的,也無須深究了。

5.20.2006

第三百二十六日 隨想

「領導人」說屯門噪音事件,政府面對兩難,令我想起譚校長的細細聲演唱會,執法真的這麼為難?要考慮的是︰究竟是演唱者還是觀眾做成噪音呢?日間的滋擾情況有多嚴重?投訴是否合理?聚眾多達二、三百人,場地的安全措施是否足夠?
「領導人」在答問表演會就「親疏」問題中提到「有些人反對政策,背後並不著意是否有理念支持」,不過這做法何止反對者,就算政府本身又何嘗不是,理念?強調什麼都以民意為依歸,容易迷失方向。各黨派的理念又是什麼?
今日經過幾間銀行門口,真的很多人排隊,人龍排出銀行門口,不知是否開本票認購中銀。(純粹紀錄)

第三百二十五日 新版面

昨日攪作了大半天才更改成現時的版面,版面充斥著太多雜物(念),還是沒有送進垃圾桶,改變又談何容易。
原來 Google Reader有功能可以在版面顯示Blogger更新情況,美中不足是並非按個別網站獨立顯示最新訊息,而是依據整份訂閱選單的更新先後來顯示,若有個別Blogger喜歡連續出文(如那位靚仔哥哥,自己認啦),就有機會獨佔整份清單。

5.17.2006

第三百二十四日 背書

早兩日與一位小朋友(下學期升中四,不過還是小朋友)談論選科的問題,小朋友揀選理科,雖然其數學成績並不好(考試不合格),選擇的原因非常簡單,不為興趣只是不喜背書,尤其歷史科,這樣的謬誤並沒有隨時代而得到解決,想當年求學時也有人以此理由作選科基礎,希望只是個別事件或個人取向。
讀歷史不就是聽故事,如看電視連續劇,從中吸取教訓,為何感覺這麼沉悶沒趣味,只傾向背書,是個人的問題?教學方法或考試問題?打一場電腦戰略遊戲(Empire Earth I)不也粗略知道「時代」的演進情況,教與學必須保持好奇心。只要將歷史事件化身為一堆資料,要求接收者死背硬記,相信不少人對歷史也會敬而遠之;要淡化一件歷史事故,又何須絕口不提。

5.10.2006

第三百二十二日 雜

最近懶得連報紙也少看。

「菊花開處乃重陽,涼天佳月即中秋」~蘇東坡~
好喜歡以上的句子。

懷疑「出貓」事件,考試局被砲轟,無論有否學生真的作弊,看似公平公正是必須的。科技進步是否改變考試的形式及制度?

港燦筆記一間二千呎補習社的利潤那邊的討論,說起學券制,不禁想到,市場運作是否須要資訊暢通?現時家長選校的決定,以小學為例,主要取決於學校的口碑(好聽的說法),唔好聽的講法就是以訛傳訛,若果披露的資料依舊,品牌效應是不會消失,分校與原校都有差別,家長還是會繼續「催谷」子女。

5.03.2006

第三百二十二日 聚散匆匆

曾在這裡留言的鳥飛青空,最近關了站;想起這首「楚留香」,不知她是否還在看,送以下句子給她:

塵沾不上心間

來得安去也寫意

人生休說苦痛


Radio.Blog內有得聽(不日刪除)

5.01.2006

第三百二十一日 無題

早兩日與小妮子經過一間賣花魚的店舖,在魚缸觀看名為斑馬魚的小魚,從魚的名稱可以想像,魚身應帶點黑色,奇怪在魚缸內卻找不到一條半尾,缸內的全是紅色的魚兒,如果店主沒說謊,原本這些魚經過基因改造,才由黑轉紅,我不是環保份子,但聽了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,究竟有多少東西經過基因改造的?恐怕真的有一日,熊貓是紅色的了。